快捷搜索:  2022  青岛  文创  2023  建筑  文化产业  /峰会/  /佟涛/

“村晚”开场一个热气腾腾的中国年

  1月20日,山西临汾泊庄村,通向泊庄大戏台的村道堵车了。这天是当地的赶集日,苹果、山药等特产,爆米花、坚果等零食,还有整扇的猪肉羊肉,在道路两旁一字排开。更重要的是,这天下午,“鼓声里的临汾”村晚,开打了!

  红纸黑字的海报,早就贴满了村中的宣传栏和显著位置的白墙。前一天下了场大雪,地上融雪有些湿滑,但向来在田间地头表演的演员不在意,观众更不介意。演出还没开始,现场已经被热情的村民层层包围,连矫健的大黄狗都很难挤进去。

  哦对了,为什么是开“打”?因为整场“村晚”节目的绝对主角是晋南威风锣鼓,这项早在2006年就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的民间技艺,在今日乡野依然拥有一众老少粉丝。在第一个节目《鼓韵龙腾》的锣鼓喧天中,春节的脚步真真切切地踏来了。

  主播办“村晚”,非遗回到生活的舞台

  在泊庄村“村晚”发起人、晋南威风锣鼓传承人张勇的记忆中,小时候村庄最热闹的时候,就是锣鼓声响起的时候,“每次去邻村的亲戚家拜年,还没进村子,最先听到的就是村里锣鼓的声音”。

  张勇从15岁开始在专业鼓乐学校学习,至今已有30多年。为了留住这些传承千年的曲牌,过去15年,张勇跑了临汾300多个村庄,记录了1500多首锣鼓曲牌,“好多都是从老艺人记在烟盒纸、香皂纸壳上的笔记里抄下来的”。

  曲牌记下来了,表演给谁看?张勇从2020年开始试水直播。从最初只有零星观众,到最多一场直播有60多万人观看,张勇为威风锣鼓找到了直播间里的新舞台。线上的锣鼓火了,又打回线下。 “这次筹办锣鼓主题的‘村晚’,就是想把消失的鼓声找回来。”张勇说。

  传统曲牌《老虎下山》演绎猛虎行走的姿态,这个节目由张勇的“徒孙”——13岁的高雅乐领衔,带着十多名村民打得虎虎生风。有趣的是,打着打着,现场又上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,打的鼓点与“大部队”配合得天衣无缝,连张勇都不知道这是谁家孩子。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威风锣鼓正传承到下一代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社会学院人类学民俗学系主任萧放说:“中国的非遗大部分在乡村,其中一部分作为‘村晚’的节目登上舞台,其实就是一种活态传承。非遗只有进入生活,在生活中流转,才能有生命力。现在做非遗保护,特别强调整理性保护,不仅保护非遗的技艺,还要保护与此相关的人与环境。从这个角度,‘村晚’的形式是非常有效的”。

  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各地非遗传承人将参加“村晚”、群众联欢、慰问演出等群众性文化活动。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春节期间,各地将举办1万余场非遗展示展演活动。

  春节于2006年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,同时,春节也是众多非遗项目传承实践和集中展示的重要时间节点。为了更好地向世界讲述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动故事,目前,中国已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了“春节”列入人类非遗代表作名录。

  儿童老人全是演员,簸箕锄头都是道具

  临汾往南1200多公里,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县腊尔山镇,以“我在家乡‘蛮’好的”为主题的“村晚”在同一天登场。发起人是4个90后苗族小伙儿组成的乐队、音乐主播“苗人三蛮”,鼓手兼队长石吉昌、主唱龙岩华、吉他手吴金伍和贝斯手龙和坤。在组建乐队之前,他们分别做过厨师、司机、水电工,也曾在老家务农。

  在腊尔山镇骆驼山村,“苗人三蛮”租了一个偏僻不扰民的小院,白天写歌、唱歌、直播,晚上各回各家。“我们4个都是湘西苗族人,老家离这里都很近,照顾家人或者农忙时干活儿也很方便。”石吉昌说。

  除了“苗人三蛮”自己的弹唱表演外,这场“村晚”还汇集了来自腊尔山镇多个村寨的70余名村民:夺西社区村民的苗鼓表演,两林乡代高村、叭果村的湘西苗族舞狮,在外务工青年演唱的民歌……节目都是从村民自发报名中“海选”出来的,竞争一度激烈。

  “村晚”中有好些苗族特色节目,比如苗鼓。“我们苗族小孩都是听着苗鼓长大的,每到热闹的节日都会有苗鼓表演,看的人也可以自告奋勇上去敲一段。现在腊尔山的学校里都开了苗鼓课,讲苗话、打苗鼓、唱苗歌这3样,是苗族小孩的‘三件套’。”石吉昌说。

  “村晚”传承传统,也创造独属于村民的时尚。在苗族盛装农具秀中,来自两林乡代高村的约20名妇女、儿童和老人,身穿苗族服饰,有人拿着锄头,有人拎着鱼篓,还有人拿着捉泥鳅工具,神采奕奕、步伐自信,走出了国际T台的范儿。

  “不需要大家的演出有多专业,希望‘村晚’的大聚会让每个人感到快乐。”“苗人三蛮”很懂观众心理,在“村晚”现场设置了问答环节,准备了糍粑、活鸭作为礼物。看到村民演得热闹、玩得开心,石吉昌觉得他们举办“村晚”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  在泊庄村“村晚”的节目之一——威风锣鼓传统曲牌《乱撕麻》中,19位六七十岁的老乡上台。他们是农民、泥工、机械维修工、养牛专业户,同时也是锣鼓艺人。其中最年长者已有77岁,但挥起鼓槌依旧气势逼人,深沉浑厚的鼓点响彻乡间。

  “村晚”的演员来自乡野,节目内容更是根植生活。用农具簸箕、黄豆编排的创意节目《簸箕音乐》,是张勇一次到洪洞县一个村子收集曲牌时,在一个老乡家中产生的灵感。

  “看到墙上挂着一个簸箕,覆满了尘土。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每到收获季节就跟着长辈们拿簸箕筛粮食,这个簸箕一下就勾起了我的很多童年记忆。”张勇想起当时父辈们劳作的声音,突发奇想,这有没有可能也变成一种打击乐?正好簸箕旁边有一堆黄豆,“我装了一些试着摇了摇,还真找到了节奏的感觉”。

  “村晚”现场,簸箕里的黄豆在乡亲们的摇晃下,发出“沙沙”的摩擦声,随后高亢的唢呐加入,乡亲们用簸箕颠豆子的方式,“抖”出《男儿当自强》《孤勇者》等流行乐的节奏。

  “村晚”展现了一个活力满满、热气腾腾的中国

  2月3日(南方小年),2024年春节“村晚”暨“春到万家”群众文化主会场活动,将在广西柳州三江侗族自治县举办。

  “你心中有个远方,却不知道它在三江;你梦里有座鼓楼,却不知道它在程阳……”第十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、广西文联主席东西,为在柳州三江侗族自治县举办的“村晚”写下了主题曲《美好山乡》。歌中描绘的是当地程阳八寨居住着的1万多名侗族民众。

  今年南方小年,侗乡将沿袭本民族特有的传统习俗迎接新年。“婄更”(侗族姑娘)忙着舂糍粑、包粽子、炸油果、打油茶、做五色糯米饭。三江侗族大歌、多耶、琵琶歌等,将在程阳八寨的鼓楼里、戏台上,由群众自编自导自演,轮番上场。这场“村晚”,三江有近千名群众参加演出。

  近年来,文化和旅游部公共服务司持续开展“村晚”示范展示活动,将村味、年味、农味组合成一道独特的乡村文化盛宴。湖南省湘西州凤凰县腊尔山镇、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泊庄村的这两场“村晚”,正是其指导下,中国文化馆协会与抖音发起的“我要办村晚”乡村文化能人直播扶持计划的首发。河南“赢冠有戏”、江苏“曹家班唢呐”等主播自办“村晚”,也将在全国各地陆续热闹上演。

  除现场观众外,还有超过1557万网友在“唐尧锣鼓张勇”和“苗人三蛮”的直播间观看了这两场演出。此前的数据是,2022年12月至2023年12月期间,约5000场“村晚”主题直播在抖音上演,累计观看人数达2297万。

  萧放表示,“村晚”的称呼来源于“春晚”,但春节联欢晚会的历史不过40余年,其实在历史上,村落都有自己的娱乐传统。今天的村民看“村晚”,就相当于祖辈去看戏,很多传统村落至今保留着戏台建筑。“特别是到了过年,看戏是一项重要的娱乐活动。只不过古人年前会比较忙,一般等忙完了过年,好戏就开场了;当然一般是在白天演,毕竟那时候没有灯光。”

  萧放认为,以前我们也经常“送戏下乡”,但“送”的戏未必符合老百姓的审美和喜好。而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“村晚”,讲的是乡土的故事,传播的是乡土的文化,潜移默化的是乡土的伦理。村民们在演戏与看戏的过程中,完成了自我欣赏与自我教育。

  “与此同时,‘村晚’也是村落集体生活的重建,大家在这个空间与时间中交流,再造村落传统。”萧放注意到,现在一些村子修缮了老戏台、改造了老祠堂,使其成为公共文化空间,来涵养村民的文化生活。

  “村晚”诠释了人们对美好幸福的追求,也展现了一个活力满满、热气腾腾的中国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